Feature:Metro
@王宜楷

瞪大了眼睛

鹤发老人在清晨的牛市口地铁站安检处轻轻缓缓扫地,我下楼梯忽有雌雄难辨之人伏地极速上行,两位莲步奔来的小姐姐在地铁门关之时及时悬崖勒马双双前扑手止的瞪大了眼睛,还有车厢中央手扶钢管打着哈欠的肥宅露出肚皮。
  • 0
  • 105
  • 0
  • 0
@王宜楷

活着

春熙路地铁站长长的候车队伍。我忽然悲悯想起书本里说的那些廉价劳动力。匆匆上车,强挤小哥埋头狠狠咬了一口塑料袋里的半块韭菜包子。手拉钢管的小姐姐在面色苍白的乏力摇曳中渐渐晕倒。我怎么这般冷漠了。或许我们吃饭就是吃饭,上班就是上班,活着仅仅就是活着。
  • 0
  • 173
  • 0
  • 0
@王宜楷

完整美丽又有光

成都地铁窗玻中的小姐姐金丝镜框下两眼黯淡无神,车停她便在鱼贯而入的人丛里奔向远方。家庭孩子工作,生活循环拥挤就像囚笼,你说这一切都那么寻常与理所应当。谁为谁值得,谁对谁期望。我仅是一弯月亮,生命偶尔完整美丽又有光。
  • 0
  • 275
  • 0
  • 0
@王宜楷

我还在拔河

我依靠在成都地铁车厢连接处前行,慵懒稀松的人流仿佛一堆紫色三角梅蓬松的路口。人进人走。为何生活总会浇灭我们心中那团温暖的火,然后在黑夜里独自融化成一片雪。至亲至疏的事要领悟太多,我还在拔河。
  • 0
  • 2988
  • 0
  • 0
@王宜楷

时光与青春

地铁月台乘客密密麻麻,保安人员低沉魔性的喊话让喇叭嘶哑。车厢互挽情侣在人潮畅泳,亦有中学生用力拍打车窗提醒被丢下的伙伴下一站等他。时光与青春美吗,我忽想起莫测天气让成都二环高架上的月季一两天全部绽放又三四天落下。
  • 0
  • 1341
  • 0
  • 0
@王宜楷

只道寻常

牛市口地铁站乘客怎么这么多,我滞立于车厢门口不前,三趟列车从右至左飞快不停翻动月台黑色站点字名。上车疲惫拥挤,昨夜梦断五更鸡。我旁小姐姐正在忧愁自己稀疏的刘海。人们要如何快乐?谁念夜雨独自凉,只道寻常。
  • 0
  • 318
  • 0
  • 0
@王宜楷

浊水泥

成都地铁一号线永远是那么拥挤不堪,我们都想在劳累一天后从生活中得到最优情绪体验,孰人又能心灵相通,快乐不过都是各取所需找那一个点。车厢人很多,大家不要表情和语言,以免清风尘和浊水泥沾染。
  • 0
  • 290
  • 0
  • 0
@王宜楷

背包里的鲜花

儿疾两宿未眠闻天钟,思清犹记昨夜春雷轰。电梯异常拥挤,地铁异常拥挤,生活异常拥挤。我淹没在天府广场地铁站车厢中麻木的只剩下一颗脑袋。人丛游浮,车门偶开还有胖妹给我一个刚猛沉重撞击。她压扁了我肩上的背包,她压塌了我背包里的鲜花。
  • 0
  • 231
  • 0
  • 0
@王宜楷

米色大衣飘逸

阳春三月,天气还是忽冷忽热。我掉进了天府广场地铁站的拥挤人群缝隙。焦躁缺氧窒息。姑娘后背轻柔碧丝上戴着精致发夹,远方偶尔随车浮出人面的白净脸颊戴着金色窄边眼镜,还有若隐若现的严肃小姐姐一双水灵灵的荔枝大眼睛,我在临门钢管处感受下车乘客窜过的丝滑,忽有额头紧贴刘海卷发筒的女孩身着米色大衣飘逸。
  • 0
  • 275
  • 0
  • 0
@王宜楷

魔法打败魔法

天府广场地铁站换乘阶梯人群踢踢踏踏,我上楼抬头偶见金丝黄发小姐姐手捧绯红鲜花,对面玻窗门中身着蓝衣马褂乘务员怀抱喇叭。拥挤的队伍在人们心中还会美吗。如常一切一切如常。车厢靠边老妞戴着黑色低沿女巫帽,生活不要用魔法打败魔法。
  • 0
  • 255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