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Metro
@地鐵詩人

完整美丽又有光

成都地铁窗玻中的小姐姐金丝镜框下两眼黯淡无神,车停她便在鱼贯而入的人丛里奔向远方。家庭孩子工作,生活循环拥挤就像囚笼,你说这一切都那么寻常与理所应当。谁为谁值得,谁对谁期望。我仅是一弯月亮,生命偶尔完整美丽又有光。
  • 0
  • 12
  • 0
  • 0
@地鐵詩人

我还在拔河

我依靠在成都地铁车厢连接处前行,慵懒稀松的人流仿佛一堆紫色三角梅蓬松的路口。人进人走。为何生活总会浇灭我们心中那团温暖的火,然后在黑夜里独自融化成一片雪。至亲至疏的事要领悟太多,我还在拔河。
  • 0
  • 18
  • 0
  • 0
@地鐵詩人

时光与青春

地铁月台乘客密密麻麻,保安人员低沉魔性的喊话让喇叭嘶哑。车厢互挽情侣在人潮畅泳,亦有中学生用力拍打车窗提醒被丢下的伙伴下一站等他。时光与青春美吗,我忽想起莫测天气让成都二环高架上的月季一两天全部绽放又三四天落下。
  • 0
  • 30
  • 0
  • 0
@地鐵詩人

只道寻常

牛市口地铁站乘客怎么这么多,我滞立于车厢门口不前,三趟列车从右至左飞快不停翻动月台黑色站点字名。上车疲惫拥挤,昨夜梦断五更鸡。我旁小姐姐正在忧愁自己稀疏的刘海。人们要如何快乐?谁念夜雨独自凉,只道寻常。
  • 0
  • 49
  • 0
  • 0
@地鐵詩人

浊水泥

成都地铁一号线永远是那么拥挤不堪,我们都想在劳累一天后从生活中得到最优情绪体验,孰人又能心灵相通,快乐不过都是各取所需找那一个点。车厢人很多,大家不要表情和语言,以免清风尘和浊水泥沾染。
  • 0
  • 62
  • 0
  • 0
@地鐵詩人

背包里的鲜花

儿疾两宿未眠闻天钟,思清犹记昨夜春雷轰。电梯异常拥挤,地铁异常拥挤,生活异常拥挤。我淹没在天府广场地铁站车厢中麻木的只剩下一颗脑袋。人丛游浮,车门偶开还有胖妹给我一个刚猛沉重撞击。她压扁了我肩上的背包,她压塌了我背包里的鲜花。
  • 0
  • 60
  • 0
  • 0
@地鐵詩人

米色大衣飘逸

阳春三月,天气还是忽冷忽热。我掉进了天府广场地铁站的拥挤人群缝隙。焦躁缺氧窒息。姑娘后背轻柔碧丝上戴着精致发夹,远方偶尔随车浮出人面的白净脸颊戴着金色窄边眼镜,还有若隐若现的严肃小姐姐一双水灵灵的荔枝大眼睛,我在临门钢管处感受下车乘客窜过的丝滑,忽有额头紧贴刘海卷发筒的女孩身着米色大衣飘逸。
  • 0
  • 82
  • 0
  • 0
@地鐵詩人

魔法打败魔法

天府广场地铁站换乘阶梯人群踢踢踏踏,我上楼抬头偶见金丝黄发小姐姐手捧绯红鲜花,对面玻窗门中身着蓝衣马褂乘务员怀抱喇叭。拥挤的队伍在人们心中还会美吗。如常一切一切如常。车厢靠边老妞戴着黑色低沿女巫帽,生活不要用魔法打败魔法。
  • 0
  • 90
  • 0
  • 0
@地鐵詩人

黄色橙子

牛市口地铁站便利店的卤煮茶叶蛋味道浓烈了清晨,岁末车厢还是人挤人。我忽想丘山几重,昨夜入眠暮天钟,谁人沧海忆旧容。人们在站台相逢又分别,分别又重逢。你我何年何月才能天长地久尽情相拥,唯见小姐姐的手纸袋漏滚了一地黄色橙子惊扰美梦。
  • 0
  • 100
  • 0
  • 0
@地鐵詩人

岁末的等候

成都地铁车厢门口人来人走,我引着人流麻利挤进了侧边空隙。我在两个小姐姐中间转身调转头。右风忽吹,我目光呆滞。车厢中间钢管右边小姐姐戴着土匪帽和金丝圆形眼镜,左边小姐姐双手温柔谨细的握着行李箱拉杆,笔直的复古方格围巾,不禁令人想起了临近岁末的等候与相聚的感动。
  • 0
  • 109
  • 0
  • 0
@地鐵詩人

何必抒怀

天府广场地铁下面的水渠脉脉,乘务小姐姐站在高高的轮滑四方台,我偶用余光拉齐保安等待千门次第而开。车行黑白,心无所爱,人生只若陌上之尘,相顾何必相识,长歌又何必抒怀。
  • 0
  • 133
  • 0
  • 0
@地鐵詩人

幸福可否相借

我搬家后搭乘的地铁较从前拥挤便捷,气氛却压抑的令人没了感觉。依窗退景哀乐,泪水忽然注溉两眼温热。人们垂首对立,小姐姐恰好在春熙路站合门读秒前碎步踏入,转念又在天府广场轻摇小手换步跳穿于人群,她的单纯快乐仿佛照亮了世界,幸福可否相借。
  • 0
  • 149
  • 0
  • 0
@地鐵詩人

何时益州上剑州

冷雨夜行远,径花低首寒。成都地铁人拥地暖。偶又疫书,十月归期畏有期。车窗忽明忽暗人潮辗转。常寂更秋谁怜惜,不过短袖换长袖,何时益州上剑州,难枉人生一场苦短。
  • 0
  • 157
  • 0
  • 0
@地鐵詩人

流水十年

幽居每日醉,折堕疏鬓衰。一朝严令解,烟火又复来。我在成都地铁明亮,谁忆前日地底昏暗唯有路牌。远有黑衣低帽女子双手环抱,旁男强压怒态低声缠她转动。我好奇直视尴尬不禁忍俊。浮云一别,流水又十年。愿情如旧,人面桃花。
  • 0
  • 177
  • 0
  • 0
@地鐵詩人

鹊桥相会几时还

成都地铁有人怀抱鲜花,小姐姐轻轻飘洒的头发仿佛蒙映了一层香雾薄纱。淘气小孩忽然拉着钢管转呀转呀,人生中有许多事适合轻描谈写还是相濡以沫于天涯,只有萧萧疾风快速刮过我脸颊。疫隔青山依旧在,鹊桥相会几时还。月冷闺中,独怜河汉西流向东。
  • 0
  • 188
  • 0
  • 0
@地鐵詩人

索薪梵音

朝七列阵核酸大白衣,酒家佛光洒大旗。严令密飞传,成都地铁蔡桥勒马悬蹄。惊嘶迷幽雾林,赶路书生持伞慌逃地底。不待偷歇,飞驰列车萧萧风鸣,黑衣女侠十步眉抛吴钩要我性命。迅疾夺路推门,耳边又起瑟瑟索薪梵音。正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 0
  • 215
  • 0
  • 0
@地鐵詩人

凡士需忍怀

成都地铁扶梯直下,月台万幕,部伍各垂表情。炽灯当照北户,车厢萧萧风鸣,丽人骨肉罗均。百忧建功何所成,今又一轮虚度。何悔未作随阳雁,无德俗世不患稻粱谋。朝进写字楼,暮归城中村。凡士需忍怀,达者方可求。 ​​​
  • 0
  • 200
  • 0
  • 0
@地鐵詩人

灯前细雨檐花落

成都地铁一号线人从众,我被憋挤到车厢门口。径危云崖心微颤,霎时腰部隐隐作痛,窗外一片快速黑暗。车行呆滞,我们的生活似乎在夹缝中默默成长负担。儿女成行,相亲不同苦辛。不知归去独酌为何,谁会抬头偶见灯前细雨檐花落。 ​​​
  • 0
  • 205
  • 0
  • 0
@地鐵詩人

旅人无情伴我将影

成都地铁换乘站陌人各兹去,刚下扶梯,只见轰轰车尾鸣。为何忽有别意牵强。人隔远远乡,事结深深肠。益州雨酥,车厢吹风安静,旅人无情伴我将影。
  • 0
  • 207
  • 0
  • 0
@地鐵詩人

思归魂飞迷花巷

昨夜酷暑昏罗帐,辗转难眠,风热锦屏晃。今朝成铁又摧发,骄阳未起,浓汗湿衣项。请君试问打工人,苦颜愁绪何短长?自古事君多摧肝,虽有天长路远,不若思归魂飞迷花巷。
  • 0
  • 221
  • 0
  • 0
@地鐵詩人

心有灵犀一点通

成都地铁车厢微凉,人潮依旧吹面不寒。我立墙忽忆昨夜星辰昨夜风,今朝放工万里锦城东。哲人刚哥说万事都不如自己有把伞。可惜外面有没有下雨,谁能心有灵犀一点通。
  • 0
  • 257
  • 0
  • 0
@地鐵詩人

昨夜西风已远天涯

成都地铁九号线车厢湛蓝布景凉夏。突然上车的刺青男女在安静中盛放情怯之花。他们身上海枯石烂的文字围绕人群风飞图画。隔座偶有眼波送钩为何要惧怕,天地一叶扁舟,残酒未消昨夜西风已远天涯,操蛋的生活祝愿将来谁又把谁记下。
  • 0
  • 264
  • 0
  • 0
@地鐵詩人

妾发初覆

雨横风狂三日去,长夏焱焱,成都地铁帘幕无重数。终日役役客如故,欲说还休,一段闲愁非迎新秋微露。不如归去,凝眸处风热气蒸。枯荷听雨,谁忆妾发初覆。
  • 0
  • 284
  • 0
  • 0
@地鐵詩人

浣沙翁

成都地铁虽然人潮拥挤,意如古车七香。红桃绿柳垂头各向,偶有多姿越女迎扇慢入九华帐。我呆滞目镜,光阴似箭,仗剑游侠少年如今浣沙翁,乱绪舞回风。
  • 0
  • 287
  • 0
  • 0
@地鐵詩人

轻风静静相照

不知何时。成都地铁九号线通道尽头安装了画廊,现代工业风渐行蜕染成了文艺中古西方。车厢一如往常熙熙攘攘,老妞们坐车总是那么高兴和快乐,小姐姐手捧淡紫色玫瑰忽然愁眉蹲在地上。我依靠在角落极目张望,几近无力的愁绪在骨头里深深埋葬,只待轻风静静相照。 ​​​
  • 0
  • 272
  • 0
  • 0
@地鐵詩人

孰人为你依候荆扉

面部受伤,我未配镜。成都地铁的世界是大型移动马赛克,红绿黄红青蓝紫黑。不辩雌雄,不辩美丑,不生是非。车厢闲逸,情侣依依。旅人偶感夜久寒侵罗袜。月台斜光沾湿玉阶,孰人为你依候荆扉。 ​​​
  • 0
  • 282
  • 0
  • 0
@地鐵詩人

何问真假太虚游

成都地铁千娇百态,昼伏夜来。霓虹匆匆曲曳行舟。故人志去不复返,今别无念再聚首。熙熙攘攘多逢新,岁岁年年谁识旧。梯随陌人拥,队结千门口。人生天地间,唯有杜康酒。劝君举杯贺万里,何问真假太虚游。 ​​​
  • 0
  • 272
  • 0
  • 0
@地鐵詩人

万物生长

成都地铁蔡桥站安检换到了右侧。习惯令人误以为列车驶往反方向。万里千门锁,喜乐送耳旁。车厢人烟稀,沾臆马蹄疾,迎风面对桃花。小姐姐俏皮将头轻轻放在男友手臂上莞尔,万物生长。 ​​​
  • 0
  • 275
  • 0
  • 0
@地鐵詩人

我们的青春是糖

我在成都地铁人丛无意偶见葬爱家族女孩。柏摧为薪,桑田变海。杀马特恨天高发型如雪,镀金大链鬼火贝斯布包似乎要将身体拉斜,她俩始终面壁垂首逃避这浮华世界的有相布景之色。我不知她们会凤舞九天还是封心锁爱。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我们的青春是糖,甜到悲伤。 ​​​
  • 0
  • 264
  • 0
  • 0
@地鐵詩人

枯毁的温柔

陪送细儿入学差不多早间八点之后,我又辗转登上成都地铁。偶见旅人亲昵无间,一再的坚持又在动摇暗涌。多年全力灌注细心栽种,最尾收成一场空。应该怎么爱,岁月的成熟竟是仅仅满足腹口,枯毁的温柔,陌人在右。 ​​​
  • 0
  • 228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