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没有新动态
@王宜楷

浊水泥

成都地铁一号线永远是那么拥挤不堪,我们都想在劳累一天后从生活中得到最优情绪体验,孰人又能心灵相通,快乐不过都是各取所需找那一个点。车厢人很多,大家不要表情和语言,以免清风尘和浊水泥沾染。
  • 0
  • 289
  • 0
  • 0
@王宜楷

背包里的鲜花

儿疾两宿未眠闻天钟,思清犹记昨夜春雷轰。电梯异常拥挤,地铁异常拥挤,生活异常拥挤。我淹没在天府广场地铁站车厢中麻木的只剩下一颗脑袋。人丛游浮,车门偶开还有胖妹给我一个刚猛沉重撞击。她压扁了我肩上的背包,她压塌了我背包里的鲜花。
  • 0
  • 231
  • 0
  • 0
@王宜楷

米色大衣飘逸

阳春三月,天气还是忽冷忽热。我掉进了天府广场地铁站的拥挤人群缝隙。焦躁缺氧窒息。姑娘后背轻柔碧丝上戴着精致发夹,远方偶尔随车浮出人面的白净脸颊戴着金色窄边眼镜,还有若隐若现的严肃小姐姐一双水灵灵的荔枝大眼睛,我在临门钢管处感受下车乘客窜过的丝滑,忽有额头紧贴刘海卷发筒的女孩身着米色大衣飘逸。
  • 0
  • 274
  • 0
  • 0
@王宜楷

烟火细处

我在经常用早膳的餐馆混了一个脸熟。掌勺孃孃每次见我都说今天你想吃点啥?这对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我来说比较选择困难的决定一般都是随便打点菜就成,孃孃笑了笑手腕用力瓢铲下斜向菜盆缓慢深挖了几下,满盛白米饭的盖浇必定还有她照顾我多打的半瓢瓢亮红色豆瓣回锅肉油汤汤。我感动无言报以微笑。尔虞我诈的江湖与冰冷时代,浓浓的人情味总是藏在这些不易让人发觉的烟火细处。
  • 0
  • 239
  • 0
  • 0
@王宜楷

魔法打败魔法

天府广场地铁站换乘阶梯人群踢踢踏踏,我上楼抬头偶见金丝黄发小姐姐手捧绯红鲜花,对面玻窗门中身着蓝衣马褂乘务员怀抱喇叭。拥挤的队伍在人们心中还会美吗。如常一切一切如常。车厢靠边老妞戴着黑色低沿女巫帽,生活不要用魔法打败魔法。
  • 0
  • 255
  • 0
  • 0
@王宜楷

黄色橙子

牛市口地铁站便利店的卤煮茶叶蛋味道浓烈了清晨,岁末车厢还是人挤人。我忽想丘山几重,昨夜入眠暮天钟,谁人沧海忆旧容。人们在站台相逢又分别,分别又重逢。你我何年何月才能天长地久尽情相拥,唯见小姐姐的手纸袋漏滚了一地黄色橙子惊扰美梦。
  • 0
  • 242
  • 0
  • 0
@王宜楷

岁末的等候

成都地铁车厢门口人来人走,我引着人流麻利挤进了侧边空隙。我在两个小姐姐中间转身调转头。右风忽吹,我目光呆滞。车厢中间钢管右边小姐姐戴着土匪帽和金丝圆形眼镜,左边小姐姐双手温柔谨细的握着行李箱拉杆,笔直的复古方格围巾,不禁令人想起了临近岁末的等候与相聚的感动。
  • 0
  • 256
  • 0
  • 0
@王宜楷

散文诗

父亲的日记本里没有散文诗,只有家庭开支和他的收人。
  • 0
  • 926
  • 0
  • 0
@王宜楷

何必抒怀

天府广场地铁下面的水渠脉脉,乘务小姐姐站在高高的轮滑四方台,我偶用余光拉齐保安等待千门次第而开。车行黑白,心无所爱,人生只若陌上之尘,相顾何必相识,长歌又何必抒怀。
  • 0
  • 262
  • 0
  • 0
@王宜楷

幸福可否相借

我搬家后搭乘的地铁较从前拥挤便捷,气氛却压抑的令人没了感觉。依窗退景哀乐,泪水忽然注溉两眼温热。人们垂首对立,小姐姐恰好在春熙路站合门读秒前碎步踏入,转念又在天府广场轻摇小手换步跳穿于人群,她的单纯快乐仿佛照亮了世界,幸福可否相借。
  • 0
  • 269
  • 0
  • 0